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传播的特征及其引领

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传播呈现出一系列新特征,即传播话语的明快化、“科学化”,传播内容的现实化、碎片化,传播方式的立体化、个性化,传播路径的网状化、裂变化,传播时效的高效化、国际化等。这些新特征对社会发展和个人进步带来了机遇和挑战。在新媒体时代,科学引领社会思潮,必须立足社会思潮的传播特点,深化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对社会思潮的跟进式引领,推进社会思潮传播内容的治理和研究,延拓主流意识形态传播的新媒体平台,强化社会思潮传播路径的规范性调控,切实培养正能量的网络意见领袖。

社会思潮是在社会变革的时代背景下,以社会心理为基础,以理论体系为主导,映射一定阶层的利益和要求,并对社会生活产生广泛影响的非主流意识形态。随着时代发展,新媒体成为当代社会思潮传播的新场域。以新媒体为基点,深入剖析社会思潮的传播特征及其引领路径,对于维护国家意识形态安全,促进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发展有着极为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的传播特征

新媒体是利用网络技术、移动技术、数字技术,通过电脑、手机、数字电视等终端,向用户提供信息服务的媒体形态。其自身的交互性、隐匿性、共享性等特点,改变了社会思潮的传播逻辑和聚合形态。

(一)社会思潮传播话语的明快化、“科学化”。

  话语是传播者为了表现其所要传播的信息而运用的载体,是在传播过程中承载信息的符号系统。随着新兴媒体的蓬勃兴起,社会思潮在话语表达上实现了由政治性、抽象性到去政治性、通俗性的语态转向。具体来说,社会思潮传播话语的新动向包括两个方面。

  一是使用明快的语言。新媒体的发展加剧了传统信息资源之间的竞争,其中,短、实、新的语言文风成为各种思想争夺受众的关节点。虽然社会思潮的核心思想比较抽象、繁杂,但传播者往往在维持理论内核的条件下,改变社会思潮核心思想所惯用的大段式理论论证,使用简单明快的语言和喜闻乐见的元素进行包装,从而使抽象、繁杂的理论变得形象化、感性化,大大增强了社会思潮传播话语的吸引力。       

  二是运用“科学”的形式。当代社会思潮擅长运用数字技术对社会现象进行定量分析,通过大量的数据分析、图像描述、模型构造使其具有精巧的形式和“科学”的外观,对人们颇有吸引力。这是因为,以各种社会现象的变化为重点进行探讨,运用建立模型、检验理论、进行核算、做出预测等步骤进行论证,比较符合人们从外观形式追溯到本质内容的认识过程。然而,部分读者尤其是青年群体,由于理论根底浅,分辨能力差,不能正确区分话语形式和理论内容,易于被一些消极社会思潮精巧的“科学”表达方式所迷惑。

(二)社会思潮传播内容的现实化、碎片化

  新媒体的发展和普及,使社会思潮在传播内容上实现了由理论化、系统化到现实化、碎片化的蜕变更迭。一般来讲,社会思潮传播内容的新特征体现在两个层面。

  一是紧扣时代脉搏。随着微阅读时代的到来,社会思潮的传播内容由博大精深的理论体系转变为贴合现实的社会热点。社会思潮的传播内容往往汇集人生的困难境遇和社会的现实问题,如收入差距拉大、房价高、上学贵、看病难等,容易对人们的心灵产生极大冲击。而且,社会思潮还试图从不同层面、视角来考量和解决这些现实问题,并对重大社会现象做出积极回应或应答。虽然这种回应或应答并不一定正确,但却使社会思潮在内容上呈现出时代化的特征。比如,2015年,由于国内经济增长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困难,部分新自由主义者借此机会,“或明或暗地提出自由化、私有化和市场化等主张”。

二是碎化信息内容。美国政论家沃尔特·李普曼首次提出了“Pseudo-environment”(拟态环境)理论。拟态环境是媒体通过对典型信息进行筛选和润饰,并“再次加以框架化之后向公众展示的环境”。从这个概念得知,拟态环境是对现实环境的折射和表达,是由传媒提供的仿真性虚拟环境。在新媒体越来越普及的情况下,拟态环境的比例持续上升,并引发了信息内容碎片化。这是因为,微博、微信等新媒体在发布信息内容时,往往囿于字数的限制,其并不是对客观环境进行周密式扫描,而是从系统的、复杂的事件里挑选部分的、片段的信息进行加工,这种挑选性信息的提出造成了新媒体架构拟态环境的分散化、阐释信息内容的浮游化。例如,历史虚无主义者在微博中“解密历史档案”、“披露史事真相”时,由于受字数内容的限制,往往只是对历史事件进行高度的梗概,或仅是从历史事件进程中的某个狭小角度进行剖析,导致历史事件的具体细节和完整过程无法展开。这种解释很容易对历史事件造成曲解,致使部分人们混淆并颠倒历史的主流和支流,最终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的泥潭。

(三)社会思潮传播方式的立体化、个性化

  传统媒体往往利用文字和图片等平面媒介传递社会思潮的内容信息,在传播方式上形成了“中心——边缘”二元对立的格局。而新媒体的数字化、多媒体化、宽带化改变了这种传统模式,使社会思潮在传播方式上沿着立体化、个性化的方向迈进。

  第一,社会思潮的传播方式渐趋立体化。新媒体集文字、图表、数据、声音、影像等多种通信媒介为一体,是具有集成性、兼容性、立体性的通信方式。这种超文本的传播手段改变了人们的阅读方式,使大众阅读呈现出快餐式、跳跃式的浅阅读特质。当代社会思潮为吸引广大民众的注意力,在进行内容传播的时候,往往将社会中的热点焦点问题及难点疑点问题分解成若干个经典片段,并配上戏谑诙谐的图片或短小精悍的视频,进行声情并茂的感性表述。这种立体式的传播手段,既抚平了各个年龄代际间的知识语境鸿沟,又对精英化、规范化的传播方式进行了抗争,实现了抢占民众注意力的目的。

  第二,社会思潮的传播方式彰显个性化。在传统媒体时代,社会思潮单一样板化的传播方式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受众的特定需求,呈现出强势阶层对弱势阶层的强权代言。而在新媒体时代,社会思潮的传播者往往利用新媒体进行分众传播、小众传播,通过“点餐式”个性服务来吸引更多的受众,不断扩大自身的社会影响力。比如,思潮传播者利用信息技术设立门户网站、微博账户、微信账号和APP客户端。在这些新媒体中,传播者提供各种检索工具,使受众在社会思潮的海量信息中各取所需。同时,“受众还可以自主选择信息接受的时间、地点及媒介的表现形式”。传播者能够根据用户的需求,通过订单生产、定制推送等形式为受众提供社会思潮相关信息的专门化服务。

(四)社会思潮传播路径的网状化、裂变化

  传统的社会思潮传播路径是自上而下的倒金字塔式单向传播,即社会思潮的核心层(主要包括理论专家、高级官员、社会活动家等精英群体)在考察社会心理变化的基础上,通过讨论、验证,提炼出解决社会问题、引领社会走向的思想理论,然后,这些精英群体将他们制造的思想理论进行加工、改造,通过发表文章专著、举办论坛讲座等形式,向广大知识分子尤其是大学生群体进行定向传播,由此形成社会思潮。在这种“传播者本位”的传播路径中,多数在场受众是被屏蔽的,受众仅仅是作为社会思潮传播的消费者而存在,缺失传播主体的地位和价值,被视为没有发言权的“草根”。与上层大、下层小的线性传播路径相比,新媒体环境下的社会思潮传播路径是中间大、两边小的橄榄式网状、裂变传播。

  一方面,社会思潮的传播路径具有网状化特征。新媒体环境下,巨大的民间传播力量在网络上消解了传统的“议题设置”。当社会热点事件出现时,各种意见的交流、对话和冲突在网上形成强烈的“舆论场”。精英群体根据点击率、回帖率、转发率把社会舆论的中心和心理共鸣的焦点整合出来,并把问题放大,“造成舆论力量的互动和共振,形成强大的聚焦功能”。这种强大的聚焦功能又会形成巨大的舆论冲击波,形成“民意朝向”的社会思潮传播网。另一方面,社会思潮的传播路径呈现裂变化的特点。Metcalfe's   Law(麦特卡夫定律)强调,网络的有用性(价值)随着网络用户数量的增多而呈指数增长的趋势。由此得知,分享某个话题的受众越多,这个整体的效能就越大。在新媒体时代,社会思潮的传播线路主要有两种:一种是“粉丝”线路,即传导者在网络上发布思潮信息后,传导者的“粉丝”们都可以迅速获知信息;一种是转发线路,即某一受众转发了传导者的思潮信息,该信息立即同步到该受众的好友圈里,然后依次类推,实现勾连与嵌套的裂变式传播。可见,新媒体环境下的社会思潮,扬弃了单向化、窄播化的传播路径。

(五)社会思潮传播时效的高效化、国际化

  在新媒体时代,人类“地球村”的梦想变为现实。人们可以通过网络等新媒体,零时差、全天候地接受世界各地的社会思潮信息。因此,新媒体突破了传统媒体传播时效的壁垒,实现了高效化、国际化的通讯狂欢。

  一方面,社会思潮的传播时效呈现高效化的特点。众所周知,传统媒体在社会思潮的传播上存在“成本大”、“周期长”的问题,其传播、发行等均受到时效的限制。但在新媒体时代,数字化的传播手段和智能化的发布模式,省去了传统媒体庞杂的内容制作过程,使社会思潮的内容信息可以做到即时传送、随时刷新。而且,新媒体传播不再强迫受众在传播者指定的任何时间接受信息,受众可以在任何合适的时候上网调阅查询相关报道。这和传统媒介顺序播出、过时不候的传送方式相比,显然,传播权力再次从传播者手中转移到了受众手中,实现了传播效果的最大化。另一方面,社会思潮的传播时效体现国际化的特征。在传统的传播活动中,传统媒介囿于技术条件的制约,致使社会思潮的影响力大多是区域性的,而新媒体逾越了空间的阻隔,使社会思潮的内容信息实现了真正意义上的全球共享和国际交融。因此,新媒体空间上的开放性极大推动了社会思潮在地域上的全球覆盖,拓展了社会思潮传播的广度和深度。例如,随着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国际伊斯兰极端思潮的传播范围迅猛扩大,致使诸多国家的民众接受激进思想,成为危害社会的重要力量。

二、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传播的影响

新媒体是一柄双刃剑,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的传播也利弊共存。在新媒体勃兴与活跃的发展阶段,社会思潮的传播不仅给社会发展、个人进步带来了重要机遇,同时也带来了巨大挑战。

(一)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传播带来的机遇

  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社会意识对社会存在具有反作用。因此,作为社会意识重要组成部分的社会思潮具有强大的能动作用。新媒体环境下,社会思潮一经产生,便会以其固有的思想交融、心理调适、群体凝聚等功能,对社会的政治发展和人们的精神生活产生明显影响。

  第一,有助于扩大公民参与、推进政治发展。新媒体条件下,海量复杂的思潮信息、自由平等的交流方式、多元广泛的信息主体,使得中国政治文化由传统非参与型政治文化向现代参与型政治文化转型。在生活中,人们能够以“自助化”的方式了解思潮信息,并平等自由地通过网络等新媒体进行问政,这不仅有助于公民公共精神的培养,而且有助于公民政治参与的扩大。同时,一些进步社会思潮利用新媒体进行传播,还能够促进政府了解社情民情、听取民意民声,推动我国政治不断发展。当代社会思潮的问题取向,决定了社会思潮与现实变动之间的天然联系。社会思潮绝不是纯粹精神领域的概念演绎,它作为一种公共性的政治力量和文化力量,往往试图提出具体的整治措施和改革方案,以实现政治完善,这实际上显示了不同利益阶层对中国问题的政治诊断。在新媒体时代,我国出现了依托新技术的新型舆论场,使政治舆论领域的争鸣更趋激烈。诸多社会思潮开始利用网络等新媒体技术,广泛宣传自己设计的政治变革线路,力图在提升社会影响力的基础上进行政治重构。在这种政治舆论氛围下,部分积极的建设性方案汇聚在一起,共同推动着我国政治向前发展。

  第二,有助于活跃人们的思维、释放人们的情绪。马克思曾指出:“意识一开始就是社会的产物”。这表明,社会思潮作为社会意识的表现形式,一定流露着人们社会生活的痕迹。随着新媒体的普及,与社会热点紧密相连的社会思潮,往往利用网络技术手段,在反映社会现实的基础上,剖析社会具体问题。这种交互的传播方式为人们开拓出巨大的理论空间和思维空间,促进人们进一步开拓视野、活跃思维,帮助人们认识和了解社会的整体样貌。同时,新媒体的发展还开辟出广阔的网络阵地,促使人们发表观点或宣泄情绪。一般来讲,社会舆论具有公开性,如果不能在社会生活中公开交流,长期郁结便会引发灾难性的冲突。在新媒体条件下,人们之间的态度、观念、立场往往利用网络渠道进行表达,这些思想逐步向外扩展,形成思想层面的综合,思想层面的综合便蕴含着促使社会思潮兴起展开的社会心理基础。因此,新媒体环境下的社会思潮传播,为化解矛盾和冲突赢得了缓冲期。

(二)新媒体条件下社会思潮传播带来的挑战

  新媒体的发展为社会思潮的传播提供了便捷条件,这使不同社会思潮之间的交流交锋交融更趋复杂。当前,部分不良社会思潮利用新媒体肆意传播,不仅扰乱了我国意识形态环境,而且对青年群体的成长成才产生了负面影响。

  第一,冲击主流意识形态的主导地位。在新媒体兴起之前,主流意识形态的传播主要依靠传统媒体作为载体,比如书籍、广播、电视、宣传栏等,其传播手段主要是通过政治动员的形式,比如面对面地灌输讲授、集体学习领会、直接对个人进行思想政治教育等。这种传播模式具有鲜明的单向性、导向性和强制性,在这种传播模式下,政府是信息的垄断者,民众是信息的被动接受者,政府通过有效控制新闻媒体和宣传队伍,自上而下将信息“灌输”给大众,“保持了主流意识形态至高无上的地位”。但新媒体的开放性、交互性、离散性,大大突破了政府对媒体的管控范围,瓦解了“把关人”的权威。网络上纷繁多样的社会思潮相互激荡、不断渗透,造成人们信息选择和价值取向的多样性。人们不再盲目地追随特定意识形态的观点,主流意识形态说服民众、为民众信仰的难度越来越大。

  第二,引发部分青年群体的价值观危机和信仰危机。青年群体的社会实践经验比较匮乏,理论知识相对不足,比较容易受到不良社会思潮的迷惑,导致价值观念扭曲,身心健康受损。比如,在新媒体时代,新自由主义思潮通过互联网、手机APP大肆传播,导致部分青年群体被西方资本主义国家的表面物质现象所吸引,诱发部分青年群体产生拜金主义、享乐主义、个人主义等倾向,他们一味地追求物质金钱和感官享乐,很少去想为国家和社会做些什么,其集体主义的价值观念被消解腐蚀。同时,一些不良社会思潮还造成青年群体思想观念的混乱,引发青年群体的信仰危机。比如,文化保守主义者在网络上大肆传播“崇儒反马”的观点,鼓吹“马克思主义没有安身立命、修道进德的成分……因此,儒学理应取代马克思主义,恢复历史上固有的崇高地位”。这些观点对部分青年人的马克思主义信仰产生了消极影响,一些青年人甚至呈现出对马克思主义信仰边缘化、认同模糊化、立场动摇化的趋向,导致他们失去了人生导向和前进动力。

分享